麻豆传媒插欲女


当良逸从沉睡中苏醒时,差点以为自己还在昏迷。因为肚子上的压力怎么和梦里的一模一样?

低头一看,一颗小脑袋正舒服的枕在自己肚子上。

“小懒猪,起床啦!太阳晒屁股了!”

良逸笑了笑,心中有些感动。不过感动归感动,该叫还是要叫的。

“唔···让我再睡一会嘛····师兄!?”

苏幼仪下意识伸手扒拉开了良逸的大猪蹄子,可下一秒就反应过来重新握紧。

“师兄你醒啦?”苏幼仪眼中尽是惊喜,只想把师兄的眉眼印入心底。

“没,我没醒,是你在做梦,梦到我了。”

屋外阳光正好,晒得良逸身暖洋洋的。看着师妹刚睡醒事的呆萌模样,良逸忍不住调笑道。

“真的?”

苏幼仪有些狐疑。

“当然····嘶!!!”

俊俏的黑直长发清纯美女图片

只见苏幼仪将小手往师兄衣服里一伸,旋转360度,良逸倒吸一口冷气。

“疼么,师兄?”

苏幼仪笑容危险的问道。

“疼。”

“那这肯定不是做梦了。”苏幼仪一脸理所当然。

“····”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良逸有些欲哭无泪,这招肯定是余师姐教的,自家亲亲小师妹怎么可能学坏呢?

“师兄,下次你要是再敢不珍惜自己身体,我就一···一周不理你了!”

苏幼仪神情严肃的用双手支着身子,精致的面孔与师兄近距离面对面。本来想说一个月的,可这样更像是给自己的惩罚,所以改口为一周。

“咚咚!咚咚!”

良逸看着师妹如此近的脸庞,身上让人沉醉的体香隐隐传来萦绕鼻间,故作严肃的神情有着不同平常的美感,让他下意识的心跳加速。

“嗯··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良逸第一次在和师妹的对话中处于下风,只能暗叹师妹长大了呀。

“不过师兄,你的记忆···是不是恢复了?”

苏幼仪轻咬嘴唇,紧紧盯着师兄恍若星辰般璀璨的双眼,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感觉师兄看他的眼神,有着她熟悉的温柔。

良逸没想到师妹观察的竟然如此仔细,自己才不过融合了前身部分记忆就能第一时间察觉出来。

前世有哲学家曾提出过:“人的组成是记忆还是灵魂?”这个问题。

良逸在梦中虽说是以第三人称上帝视角来观看,可奇妙的是他却能切身感受到小良逸的情感起伏。

数年记忆观看下来,良逸的确是受到了不小影响,在醒时看师妹的眼神就有细微的变化,苏幼仪就是从那微不可察的变化中猜测出这个可能。

他不在乎以后融合部记忆之后的自己是谁,只要对师妹的感情不变,他永远就是良逸。

“恢复了部分,大概是师傅收我们为徒之前的那段记忆。”良逸点了点头坦然承认。

“太好了!”

苏幼仪本来呼吸都放轻了许多,在得到师兄肯定的答复之后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钻入师兄怀中。

“等等···师兄要是恢复记忆了,那他对我····”苏幼仪激动地心情戛然而止,要是师兄重新把她只当作妹妹,她怎会甘心?

想到这,苏幼仪已有些泪眼婆娑,抬头担忧的望向师兄,想要从他的眼睛中得到答案。

“如果师兄能好好的,就算只是··只是妹妹,我也愿意!”苏幼仪想道这个可能性后心就一阵阵绞痛。

万幸,良逸早已不是那个良逸,他能感受的到师妹心中的惊慌,也知道自己应该做出什么回应。

“傻瓜,你在我心里早已不同,你还感受不到么?”

良逸久违的使出摸头杀,将师妹拥入怀中,给了她最想要的答案。

“师兄~”

苏幼仪低声呢喃着,如今的她一颗芳心乱撞,双眼迷离,眼中除了师兄再无其他。

人世间最痛苦的不是单纯的失去,而是完拥有之后的再失去。而如果说什么事让苏幼仪感到幸福,那就是虚惊一场后的失而复得。

“气氛来了!气氛来了!”两辈子初吻尽在的良逸,此刻心情不比苏幼仪好到哪去,看着师妹水到渠成一般闭上眼睛缓缓向自己靠近的樱唇,他已心如擂鼓。

良逸甚至还紧张的悄然施展几道小型道法把自己嘴巴里里外外清洁了一遍,虽说过了道基境的修炼者身体已经不会再产生什么污垢,可良逸还是下意识这么做。

紧张的闭上眼睛,缓缓低头,准备迎接自己的第一个吻。

“啪!”

房门打开!

“良师弟,听说你醒了?”和致清一脸惊喜的准备抬起左脚迈进来。

“咚!”

一声闷响!

和致清头顶着大包躺在地上被余歌镜随手拖了出去。

“咳咳,当我们俩没来过吧,你们继续。”

余歌镜笑盈盈的对良逸说道,顺手还把房门给关了上。

良逸顶着一张生无可恋脸,低头看着那房门刚一打开就瞬间趴到自己腹部处,拿被子蒙起头的害羞师妹。

内心里咬牙切齿,恨恨道:“呵呵,和致清,我记住你了!坏我初吻之仇,不共戴天!”

被和致清这一打岔还想初吻?想桃子吃吧!良逸真是两辈子加起来都没吃过这种亏?可虽然气的牙痒痒却也无可奈何。

别让我逮到机会嗷,要不然有你好果汁吃!

····

和致清在院子里一脸窘态的坐着吹风,他后知后觉也发现了自己貌似进去的不是时候。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话有点尴尬,可道歉的话更尴尬。

偷偷看了一眼身旁正端着茶杯安静品茶的师姐,和致清本想开口问问接下来该怎么办,不过细想一下还是算了。

男女之事师姐肯定也不懂!

“哐!”

一声轻响,房间大门打开,良逸来到两人身边笑着向院子中的两人答谢道。

“昏迷期间,多谢二位照顾了!良逸感激不尽!”

“都是兄弟,何必如此?难道我昏迷你就会袖手旁观了?”

和致清站起身来,扶住想要道谢的良逸后不悦道。

良逸没想到和致清会是这个反应,一愣神之后也是面带无奈:

“倒是我见外了,那就下次请和师兄喝酒了。”

“哈哈,这才对嘛!”

和致清大笑着拍了拍良逸的肩膀,平日里沉稳大气的和致清也是对那热血的兄弟情有所向往的。